耗资近80亿元 江西铜业间接控股非洲最大铜矿所有者

记者 郑菁菁 

在备受关注的舆论风暴中被免职,随后悄然起复,“三鹿奶粉”事件并非孤案。梳理2008年以来,引起舆论关注的52起官员免职案例,52起案例中,突发事件被免职的达20起,40名官员被免。截至目前,半数官员均已起复,相隔一段时间走上了其他领导岗位。(8月12日中新闻) 免职官员复出,历来都备受关注,免职不过几个月就闪电般“悄然”复出,更是刺痛了大众的神经。当然,不是说免职官员就不能复出,毕竟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官员也不例外,纵然他们曾经犯下了过错。 不可否认,在免职官员中有一部分人是有点“冤枉”的,他们一生兢兢业业的努力工作,到头来却因为一个突发事件而被免,虽然他们有着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,但毕竟不是主要责任,他们身为领导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时刻关注某一件事,一辈子的努力到头来倒在了突发事故上,不得不说有点“冤”,对于这些官员,如果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能及时改正,在以后的工作中更加负责,他们复出也未尝不可。 但是,免职官员可以复出,却不代表一定要复出,就算复出也应该将复出真相给大众交代清楚。如果复出的官员都是那些有点“冤枉”的,公开复出真相又有何妨?大众都是理智的,并不会因为对一些官员的排斥而盲目非议。然而,现实却是免职官员复出总是那个“静悄悄”,我们可以理解为“低调”,也可以理解为是避免大众受到刺激,但是说是 “低调”也好,“静悄悄”也罢,都难免让人觉得,其背后隐藏着自知理亏和自证猫腻。 免职官员复出不是小孩玩“过家家”的游戏,其严肃性和公正性不容践踏,官员复出的真相必须给大众一个交代。在官员复出问题上,如何防止暗箱操作或“带病任用”,不妨借鉴时下流行的“光盘”做法,让复出程序一览无余,不留任何模糊含混地带和死角。程序“光盘”了、公开了、透明了,公众知晓了问题官员在免职期间是否真正认识了错误、承担了责任,其复出是否合符相关规定,也就消弭了疑虑,复出官员也才能重塑其公信力。 稿源:荆楚网陈乔恩回应脱粉

“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。”张恒山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说,“中国共产党在历史上功绩和作用,是公认的。但曾经有一个时期脱离宪法的执政,行使国家权力就不受任何约束,引发的教训特别深刻。”国乒新星降入二队

“他把我当亲生女儿对待,比亲生女儿还要好。”王丽回忆说,有一次过年,陈行把她接回家,当时亲戚发压岁钱,她也有份。拿到一千多元“压岁钱”,陈行还叮嘱不要对妹(陈行的女儿)说。但她很兴奋,晚上和妹妹同床睡觉时,还是说了出来。结果陈行女儿听了,感到很委屈,跑到父母处哭诉。中国大妈

为此,海外网特别邀请了中国传媒大学副校长、博士生导师胡正荣教授和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、舆论研究所所长、博士生导师喻国明教授做客海外网演播室,对“微信十条”进行相关解读。人民币兑美元

白冰冰表示没有义务、不愿跟戴崇庆对质,事后说:“当年我是先在台中被砍、被打,然后被叫到高雄做笔录,在这之前,高雄已经有朋友告诉我要小心,因为戴要杀我,但我们这种小歌手哪敢报复,不管教唆或买凶杀人,当年都是唯一死刑,我不可能拿前途去赌。”陈一冰回怼恶评

扫码分享到手机

  • 联通